不可觸碰的紅線:中藥材種植規范,二次雄起的GAP之路憂與患!

??2018-06-04 閱讀:114

 

  一、如其亡羊補牢,何如未雨綢繆?

 

  說到中醫藥領域的改革方面,有目共睹,近幾年來,國家政府以及相關部門于我們行業領域的各個層面多管齊下,相應措施步步連續推進,力度非常之大,成績甚是突出,贏得了社會各界一片贊譽之聲不絕于耳。

 

  但是,基于行業領域多年淤積下來的頑疾沉疴所在,雖一再勵精圖治,短期內仍有些許不盡人意的地方。

 

  例如這行業之中已經推行十多年的“三G”方案。目前進程仍然處在“斬不斷、理還亂” 階段!

 

  哪“三G”? 既:GAP、GMP、GSP。

 

  當前,一路風雨一路歌,不忘初心的GMP、GSP仍在行業領域希望的道路上砥礪前行。但是,方向沒錯,卻因“啟點定位主體”有所偏移的GAP中藥材生產種植質量規范標準,終因相關藥企不堪重負疲于應付,在有名無實、缺乏相應突破的現狀下,不得不面對現實困頓“迂回曲折”了十多年后重又回到原點,作以新的定位,繼續整裝出發!

 

  事后反思,之所以GAP走了這么大一圈彎路,依然無功而返,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我們當年把它太“理想化”了。總認為只要把GAP種植規范管理,一并歸納到中藥生產企業的名下,與GMP相結合讓企業“雙擁有”就能達到事半功倍。

 

  按當時的思路,以為這樣一來可利于相關部門管理,二來亦會幫助企業自身發展提升更快,三來人民群眾用藥安全有效方面,將也會由此直接受益,一舉多得,根本沒有什么瑕疵可言。

 

  如今想來,當時這種因為“饅頭坊每天要用到面粉,我們就“想當然”地讓他“必須學會種地、自己生產小麥磨面”的要求似乎是有點考慮欠缺。由此產生的企業“硬著頭皮被動去搞GAP種植規范”方面的工作,十多年來一直躊躇不前的尷尬狀況也就不難理解了。

 

  而于此方面,國家國務院“及時叫停”并在GAP起點上重新尋找新的定位加以扶持鼓勵引導、讓行業自身按市場規律謀求適合發展的路子,確實是一種切合實際的正確選擇。

 

  那么,當前已經躊躇滿志的行業自主發展、政府側翼護衛前行,中藥材產地種植基地公司化、規模化、規范化,以及農業合作社自由組合化,大戶租地連片承包種植產業化等發展趨勢方向,是否就是完全正確呢?

 

  應該說,在接受了“歷史的教訓”之后,痛定思痛的反思之下,這次屬于“主體方自由選擇,一切自愿”的GAP種植規范管理之路,從起點方向來看,是沒有任何方面的失誤可言的,完全屬于切合當前實際情況的“精準定位”。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種“精準定位”的規范之路,如果把握不好,或者相應遺漏措施不能及時跟進補缺完善的話,恐怕依然未必真能一帆風順地保證前路無虞!

 

  ——也許,最終收獲的可能仍有部分意想不到的失望而不是一場完全“豐碩成果”的盛宴!

 

  為什么呢? 因為再好的設想規劃藍圖,如果我們內里缺乏真正實質的深度細化分析、或者換位思考方式,以及未雨綢繆式的風險意識,總是一貫秉持“想當然”的樂觀思想去理想化某件事情的“完美”過程——未來等待我們的哪怕是“成功”,其代價也是非常巨大的!

 

  二、“杞人憂天”不止可笑,還有值得尊重的思考

 

  從當前行業向好的一面具體形勢來看,GAP種植規范落地實施,相關中藥材品種發展區域,我們肯定要選擇在道地產區種植。 并且在種質種源,育苗、種植期間施肥、施藥方面,肯定都是選擇科學的、有效的、安全的,利于行業未來整體發展的程序化方式進行。

 

  這種規模化、集約化、產業化、科學化的管理模式,所種植出來的中藥材品質,與以往千家萬戶、一盤散沙、胡亂噴灑高毒農藥、南轅北轍的非道地產區失控的無序種植方面而言,自然不在一個層次,應該是確定無疑!

 

  再加上當前相關部門管理指導方案的條例不斷完善跟進,《中國藥典》方面的高質量要求標準,以及《中藥材保護和發展規劃(2015—2020年)》、《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等規劃指導方案的推行,和目前中醫藥整體產業鏈的溯源制體系正在有效建立,《中醫藥法》的護駕前行,《中國道地藥材認證規范(標準)》將要出臺等……

 

  凡此種種,前后呼應,應該說,未來的中藥材GAP種植規范已經面面俱到,一切看來都是那么完美、防范無虞。

 

  但是,如果換個角度深化分析,或者暫且放下我們樂觀的一面,用未雨綢繆“杞人憂天”式的反向思維來看,當前我們正在進行的中藥材GAP規范種植落實情況,仍有一些不夠完美、尚屬欠缺的疏漏之處。或者說,這些我們目前不曾注意,不愿去想、不愿去看的事情,未來一定將會出現,且是無可回避的現實。必將成為我們行業領域GAP前行之路難以發展的瓶頸所在,再聳人聽聞一點去講:如果不能及時加以有效化解,也可以說是致命要點!

 

  那么,未來GAP的中藥材生產種植質量規范管理進程,都有哪些不可避免的矛盾問題,會對我們二次雄起的GAP造成傷害和打擊呢?

 

  例如:風雪、大雨、霧霾、淹旱年景、連陰天……等等,這些非正常天氣及自然災害,都將是未來GAP方面我們難以達到預期目的的障礙與痛點。

 

  縱使沒有上述所說的這些外在因素,那怕是一個正常的年景,對于未來步入生產質量規范管理的GAP而言,藥材成分含量、農殘方面也許我們可以做到有所保障,但是,相關浸出物、灰分、重金屬等等這些內、外在因素復雜疊加“形成”不好把控的“東西”, 我們也真能完全保證隨著二次“啟動出發”的GAP征程,從此一并徹底“合格”嗎?

 

  三、這里面,你能忍心用去幾個“扔掉”?

 

  中藥材原材料,畢竟不等同于其他行業存放于廠企倉庫里簡簡單單的相應物料,庫房換車間,動動機器互為切割拼湊一下就可以宣告完成。這些長在地里的草草棒棒,它的真正“合格”與否,在人為輔助的情況下,仍然需要一個適宜的生長環境,以及正常無虞的豐收年景,和受時令限制的采挖過程。三者互為掣肘約束,乃是缺一不可的現實狀況。在這方面,如果其中任何一項與GAP相輔相成的有效進程被打斷,無論以什么樣的“科學形式”出現的規范管理,目前仍然無法完全改變、或者短期內根本無法整體改變其“自然現象”帶來的諸多困擾!

 

  下面,筆者就這方面的情況,向大家作以細化分析一下。

 

  例如:

 

  1、一般一年生草本植物,都是春天撒播種子或栽種種苗,秋天收獲的比較多。正常年景也就罷了,如果遇到非正常年景,前期7月份之前因為天氣干旱嚴重導致苗弱不長,后期臨近采收的兩個月之間突然老天發威雨水連綿,藥材出現“瘋狂旺長、快速拔節”現象,在這整個生長過程中由于“前挫后揚”的“過山車”情形,致使藥材因后期多雨生長過快變得“骨質疏松、內涵不足,”按藥典標準檢測,成分含量不合格!怎么辦?

 

  2、以上說的是種植基地按“較正常”時段采收的結果,如果雨水在采收季節期間仍是肆虐不絕,導致采收期推遲,以致這些草本植物藥材因不能及時收割而造成外觀色澤由青變黃或者泛灰色,不再如正常年景或藥典描述的那種“鮮艷入眼”,也或者色澤勉強還行但莖桿上卻出現“灰斑、黑斑”,以致從藥典性狀標準而言,外觀已經極不符合,怎么辦?

 

  不要說是雨水,這方面就是霧霾也會導致某些藥材外觀從正常轉向不正常,曾記否兩年前的幾次霧霾漫過之后,河北保定某些地產種植的荊芥藥材,在采收時期其莖桿竟然從正常年份的青綠變為灰褐色。象這種“特殊情況”導致的藥材外觀成色“變異”,以后如果發生在我們的種植基地身上,我們的監管與藥典怎么應對?是讓用還是不讓用呢 ?

 

  4、以上說的是“全草類藥材”將會遇到的狀況,如果是各種“果實、種子、穗、花、殼皮類”種植品種,因為天氣原因導致這類藥材出現殘色、斑點、甚至直接造成成分含量不合格,怎么辦?

 

  一點半點的我們也許能爽快地說聲:扔掉!但是,從基地種植面積而言,一家千畝甚至萬畝——我們是不是也能依然毫不猶豫地說聲:全部扔掉? 如果是一個品種我們忍痛選擇“扔掉”也罷!某一道地產區,那么多不同種類的種植藥材,在此期間,自然不會僅是一兩個品種受此惡劣天氣影響受災——我們是否也都會爽快地選擇“統統扔掉”呢?

 

  5、還有因為天氣陰雨連綿,已到生長年限,卻又導致藥材錯過正常采收期,眾多收獲的“根莖類”品種,出現自然“退粉”情況達不到藥典標準,是不是也要跟著繼續:扔掉、扔掉、繼續扔掉呢?

 

  這許多遍布全國各地的種植基地,每年總會有“這樣那樣”因為各種“類似原因”導致千畝萬畝的收獲“成果”與藥典要求有所“些微差距”——如此,莫不成我們也要全部一塊都“扔了不要”嗎?……

 

  四、關鍵時刻,誰能借我“十萬大軍”?

 

  話說到這里,也許仍會有人用“想當然”的思維解決問題,你講的以上這些情況:提前防范、及時搶收不就行了!——可是,這不是我們陽臺上晾曬的幾床被子,一看天氣要變,馬上卷起抱進室內即可,一看天氣放晴,大不了我們再抱出去繼續晾曬就行。

 

  這些藥材也不是一畝半畝的數字,十個八個人冒雨搶收一下即可,這可是動輒“以百、以千、甚至以萬計算”的畝數藥材,不要說在“雨下不停”中我們的種植基地一時組織不到搶收的“十萬大軍”,就是我們冒雨能搶收到一部分,場里場外陰雨綿綿何處選擇晾曬? 連夜炕制又能趕出多大成果?

 

  別說這么大的中藥材種植面積需要時間和人力或機械化的采挖機器予以配合才能逐步完成,打個最簡單的比方說:就是你們自己家田頭地角的一棵杏子熟了,只需要半小時即能完成“采摘任務”,你會泥里來水里去,一步一滑地冒雨爬到樹上“搶摘、搶收”嗎?……

 

  我們前面已經說過,中藥材非比其它存放于廠企倉庫里的相應物料,倉庫轉車間挪個地方進行加工即可解決。它是生長在地里的草草棒棒。有些事情是不能按照常理或“想當然”的思維推斷的。

 

  再例如:我們不妨換個輕松的角度,把以上所論述的自然災害都一概推翻當做“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基地種植的大批量中藥材也都全部按時順利如愿收獲入倉——這樣總可以了吧?

 

  但是,“咫尺天涯”之間仍會出現某些意想不到、節外生枝的問題:貨到藥企,成分含量也夠,農殘也不超標,而它的浸出物卻偏偏不夠,灰分也是超標的,于此方面,遵循藥典標準是確定不能用的,像這種問題、這么多藥材又該怎么辦呢?

 

  以上情況,我們用一個比喻去講,也許更能說明問題:如果按照當前藥典規定執行標準,某品種的浸出物、灰分或成分含量方面為“3.0”它是合格的,那么達到“2.9”它就是不合格的。 ”藥典規定如此搞“一刀切”之下,監管自然依法監督不允使用,廠企按章辦事肯定拒絕入庫,接下來便是造成很大傷農事件發生。

 

  過去這種現象不是沒有存在,而是時過境遷、情況有所不同,以往“不合格”的經濟損失,一來由遍布全國千家萬戶的藥農共同面對承擔、分而化之,倒是不顯得問題突出。未來一旦中藥材種植轉型為基地化、規模化,類似現實問題便會在某些產地集中化出現,并會對相應基地公司、農業合作社、包地藥農大戶產生災難性毀滅式打擊。

 

  二來我們也實事求是地講,由于以往國家相關部門管理不太嚴謹,許多合格不合格的中藥材最后通過各種方式、渠道都在某些部門睜只眼閉只眼的情況下“勉強”用掉了,于此“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

 

  但是,未來愈來愈加嚴厲的藥典至高無上的規范標準,像這種相關部門睜只眼閉只眼“法外開恩”、稀里糊涂和稀泥的現象肯定不會再任其隨意出現。

 

  如果不會出現,那么,這偏偏沒有達到3.0檢測結果,它就是2.9或2.9.9“或成分含量、或灰分、或浸出物”化驗結果——那么,這事關基地生死、僅因0.01“毫厘之差”陷于尷尬境地的大批量“問題”藥材怎么處理 ?

 

  五、勝利后,你是首先檢閱戰利品,還是檢視曾經浴血奮戰的士兵?

 

  當然,無規矩不成方圓,從監管、藥典的定位出發,以上種種情況造成的某些中藥材出現“遺憾”現象,肯定是不允許使用的。

 

  但是,別忘了,這些首先站起來與政府倡導的二次雄起的GAP進行積極呼應的人群,都是此次“雄起”中意志堅定的“中間力量”、以及維護中藥材道地產地GAP規范種植的“實際踐行者”。也可以說是繼首次由企業執行的GAP“無疾而終”后,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并身體力行積極去做的“第二梯隊”。

 

  如果他們一旦在此次進程中因上述任何一個原因遭到重挫,那么,明年或下次他們還愿意重整齊鼓、或者他們還會仍然有繼續踐行的經濟實力嗎?

 

  老實去講,基地公司也是要吃飯養家的,他們的資本投資來源多是靠合股或貸款方面啟動項目,任何一個“不愿發生”的現象如果發生了,他們都將無法全身而退或會因此走向傾家蕩產的境地。

 

  而這種情況,無論是政府或行業本身,無論從某種角度去講,都是我們不愿看到的一面。因為維護基地藥農的利益,就等同于是在維護中藥材GAP生產種植質量規范發展本身。

 

  于此,相信這方面有關部門比我們大家更清楚它所引起的后果嚴重性。這就好比一位將軍攻下一座城池,首先他第一想到的不是這次勝利獲得了多少戰利品,而是馬上進行檢查自己還剩多少具有戰斗力的士兵。因為戰利品隨時都可能擁有,但擁有它的基礎,首先還是取決于自己必須提前擁有可以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強大軍隊才行。

 

  同理,GAP基地規范種植亦是如此?縱使我們在某一階段拿到了暫時中藥材整體質量向好的成績,但是,如果那些為我們打前站的開路先鋒——種植基地,因為種種原因“損傷”慘重,那么下一階段,也就是“下一座需要拿下的城池”目標,我們又去靠誰在前進的道路上攻城掠地實施執行呢?我們還有可召喚驅使的“第三梯隊” “第四梯隊”繼續跟上嗎?

 

  如果沒有,是不是我們還要再走一遭回頭路?跌入“起起落落、反復輪回”的怪圈呢?

 

  六、請給“適者生存”擁有一個良好的“橫向發展”空間

 

  那么,既然我們提出了以上這么多問題,是不是因為有了問題的存在,我們就放棄對中藥材GAP種植規范的實施才對呢?自然不是!

 

  而是如筆者在第一章節所言,當一個新的模式已經出現并打破原有狀態時,我們不能只看到它優點的存在,某些由此產生的不利弊端我們更要未雨綢繆、加以關注并爭取改善。

 

  換句話說,我們要提前給這些種植生產出來、卻因種種原因達不到藥典成分含量標準的中藥材,找個合適的“婆家”,去為它們未來“橫向發展”的用途,拓展一些更大的使用空間才行!

 

  什么叫“更大的橫向發展用途空間”? 就是當某些藥材品種就藥典標準而言,確實是不合格、不能再用了,但是,它仍然具有“其它”方面發揮使用的實際需求。如果我們行業能加以把握并分層次充分利用,亦能對該藥材達到一種“起死回生”的效果,做到“資源再生”不致浪費的新理念節約使用途徑。

 

  例如:像中藥材金銀花、薄荷、荷葉、菊花、羅布麻、枸杞、茉莉花、馬鞭草、葛根丁、香櫞、丁香、肉桂、排草、木香 、迷失香、松針、黨參、當歸、黃芪、當歸、川芎、山奈、甘松等等諸多屬于種植的品種而言,雖然有時候某批藥材可能會因種種意想不到的特殊原因,出現令人遺憾的成分含量、浸出物與藥典不符稍差了一點點,但由于其外觀品相仍然較好,我們亦可以正視其未來另途發展趨勢,根據這個品種具備的自我特性,在當前社會大眾整體崇尚保健養生的大概念下,拿去作為花茶、食品、室內清除異味、衣櫥箱柜香薰料使用,或者可以作為具有保健養生概念、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生活用品。比如枕芯、靠背、坐墊等等混合填充物所用的原料途徑。

 

  例如還有許多因為成分含量、浸出物稍低,但總體看起來比較稚嫩,或成熟度“偏重”的某些“全草類、根莖類、種子果實類”中藥材品種,像:益母草、玄參、山茱萸、女貞子、白果、白扁豆、白扁豆花、決明子、百合、肉豆蔻、佛手、杏仁、沙棘果、芡實、紅小豆、麥芽、大棗、羅漢果、郁李仁、魚腥草、枳子、枸杞子、梔子、砂仁、胖大海、茯苓、香櫞、香薷、桃仁、桑葉、桑葚、桔紅、桔梗、益智仁、荷葉、萊菔子、蓮子、淡竹葉、淡豆豉、菊花、黃芥子、黃精、紫蘇籽、葛根、黑芝麻、蒲公英、酸棗仁、鮮白茅根、鮮蘆根、橘皮、薄荷、薏苡仁、覆盆子等藥材,我們除了讓它們發揮獸用制藥途徑外,亦能提供給那些家畜家禽類飼料廠家拿去作為農牧魚業豬馬牛羊、雞鴨魚鵝方面的飼料配置使用。

 

  ——這方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某些品相、含量“看似”均不是太好、確屬相關藥企不能使用生產予以棄用的“質次”品種,但在“橫向發展空間”方面用途卻能仍然發揮極大作用的很多家種中藥材。

 

  例如像:甘草、大青葉、金銀花、板藍根、白茅根、連翹、穿心蓮、黃連、黃柏、山楂、陳皮、黃芩、茯苓、黨參、松針、黃芪等等中藥材便是此類。

 

  基于以上所列品種皆屬于“百草皆藥、百藥皆草”的理念——平常這些品種雖然是藥材,但很多藥材自古千年以來更是家畜家禽一直采食,或每遇疾病自覺本能啃食療疾的草本植物,如果今后能加以拓展更大“橫向發展空間”并細化分類各行其道,走家畜家禽、農牧魚業發展壯大之路,其實更是一種向好的合理開發,不造成資源浪費的節約現象。

 

  并且以上所指的這些中藥材品種的諸多成分,本就多具有生物堿、多糖、皂苷、蒽類、揮發油、有機酸等有益化合物。如果能進行以效分類或者復合粉碎使用,于家畜家禽類方面亦可增加免疫力。對動物、禽類、水產龜鱉魚類大腸桿菌、溶性鏈球菌、肺炎雙球菌、金黃色葡萄菌等等病菌具有廣譜抗病毒作用。

 

  如此因勢利導、順勢而為利用這些源自大自然的配比飼料,不僅能使這些不合格的藥材“變廢為寶”,亦更比給那些家畜家禽添加大量催肥助長的激素藥品,用來更實際、更符合綠色環保的“食品安全”保障。

 

  另外,還有眾多的中藥材從藥典角度看,它雖然因為成分含量“完全不合格”被《中國藥典》拉下馬來,但是,若從原料內涵萃取方面而言、若從生活中的必需品,某些香精、甜味劑、果膠、淀粉、色素的需求取向來說,它所選擇“分離出的”相應元素,其實是完全把成分含量忽略不計的“另類”應用渠道,如此,這些中藥材自然而然我們就應當賦予它們一個“適者生存”的“另類”發展空間,例如那些可提取香辛料、果膠、淀粉、甜味劑的中藥材有云木香、香排草、甘松、川芎、白芷、山奈、藁本、甘草、陳皮、五味子、山楂、黃芩、茯苓等多種家種藥材。

 

  而與此相應關聯可以提取食品、飲料色素的也有紅花、梔子、紫草、藏紅花等品種,至于提取工業用品色素的其它家種藥材則更多。

 

  再例如像:姜黃、槐米、五倍子等家種或野生中藥材,亦是工業化工原料用途提取的對象,用途非常廣泛。

 

  七、中藥材質量,如其“嚴防死守” 何如“逢堵必疏” ?

 

  以上所述這些按藥典標準成分含量均被貶為“不合格、劣藥”的品種,雖然看似被中藥材“編制”拒之門外,其實在人們生活中,它們早就有更廣闊的空間可以施展,并且前景不可限量。

 

  例如目前亦已經有許多中藥材的香精元素被萃取提純后,添加用于皮革、橡膠、涂料、油墨等等實際用途方面,它的天然香味就覆蓋了難聞的工業制品氣味,并更具有無毒、環保之作用——當前,這也是行業的一個未來大方向,并且,當前中藥材市場許多“不合格”中藥材,也必須逐步向這方面的使用靠攏,亦是改善魚龍混雜、優劣不等市場之現狀,走向“分類使用、雙軌并行”順勢而為的不二選擇!

 

  因為,如果今后不去切實解決中藥材“行業魚龍混雜、共處廟堂一室”之矛盾,不給這些成分含量不合格,不符合藥典標準成分含量的中藥材“安”一個穩穩當當、屬于它們自己真真正正的“家”,恐怕,未來要想徹底凈化中藥材市場的愿望將只能是水中望月、鏡中觀花的奢望! “好賴不分”的行業混亂局面亦將會永遠被“其”綰成一個無法掙脫的死結。

 

  而那些屢被監管一再“打臉”和媒體曝光的中藥飲片,也將會因為這種“低成分、不合格”無處不在而又防不勝防的中藥材、最終一不小心被其“蒙混過關”經過深加工走向市場后,因為成分含量、浸出物、性狀等“成績”不過關一再被藥監點名“批評”。

 

  ——其實,像這類“成分低下”的中藥材,多年來在行業用途方面,市場也一直在有意識地向這個“橫向發展”方向有所“移動”,但是,由于行業一直以來沒有相關大的專業指導依據,缺乏明確呵護關愛與倡導,整個中醫藥產業方面僅有“人用” “獸用”兩部《藥典》可作為參考依據,其它渠道使用方面基本“無據”可查。也所以,更多、更廣泛、相關深層次的應用方面,諸多“橫向發展”的使用單位亦多是猶抱琵笆半遮面的悄悄進行。

 

  因為這類途徑采用的中藥材,畢竟多是屬于那種“低價位”甚至是“殘次品”藥材, 總怕一旦被相關部門“擒獲”因為“無章可循”,導致“百口莫辯、說不清楚”,如果監管單位“硬是”依據當前國內最具權威的《中國藥典》標準參考查扣罰沒,“最終倒霉”的——將只能是經營者必須面對的委屈無奈之現實了 。

 

  話到這里,也許有人會說,你這啰哩啰嗦“紙上談兵”講的輕巧,這么多種中藥材混跡于產地、市場,你又如何能做到加以具備辨別“成分含量”優劣的火眼金睛?

 

  其實,這是一個很簡單的路子,一個“守株待兔”就架起了一張天羅地網。無論你什么樣的藥材,最后必須要進入生產終端——廠企!如果你產地或者市場無論哪家法人供應的中藥材原料,一旦化驗不合格,經供貨方有異議,再邀第三方介入化驗成分含量仍不合格的中藥材,皆可以被視為“橫向發展”的中藥材“二級”原料。

 

  為防止該批“二級”藥材再次流入藥用企業,在初次藥企退貨前,必須按“規定”呈報“市場監管”部門。經監管部門網上登記“件數、總重量”后,并于現場一 一在所有外包裝上貼具“電子定位”標識,才可拖走或運輸到指定倉儲或市場“劃定區域”待售,直至你這批藥材貨量最終落到哪家“橫向發展”廠企使用的實處——才能宣告“跟蹤”結束。以此來保證“藥用市場層面”與“橫向發展渠道”原料“各有所需、并行且無爭”的銷售與使用渠道空間的“不二選擇”!

 

  ——特注:以上所言,不包括那種染色摻假的“藥材”,那種“藥材”雖然進不了“橫向發展”的“二級”市場,但也有個去處,既:司法程序后的重刑重典、嚴懲不貸!是不能與筆者以上所舉例的、因特殊情況產生的“二級藥材”混為一談的,這個必須說明!

 

  也只有做到這樣,因種種原因導致優劣不等的中藥材,在實際應用中,才能達到一個“物盡其材、材盡其用,適者生存”的歸途。

 

  于此不僅皆大歡喜,亦從而兼顧全面解決了本文前面所論述的GAP種植規范方面所產生的相應特殊情況導致的中藥材質量“不合格”的困境與弊端!

 

  畢竟,一個行業是否能夠持續健康發展,不是僅靠某一、兩個單方層面質量的“高度”努力的“守成” 就能一蹴而就的,它的輝煌未來,需要整個社會或產業各方“不同需求”相互協調積極參與,才能共同創造并邁向美好的明天。

 

  于此方面:

 

  ——未來的中藥溯源制相關工作的建立開展如是!

 

  ——未來的中醫藥整體質量向好尤其是“中藥飲片”全面提升品質方面如是!

 

  ——未來的中藥材“道地性本質”守護、以及當前正在如火如荼、快速發展的中藥材GAP種植基地規模化、產業化、集約化、規范化方面二次砥礪前行的雄起之路,最終成功與否:

 

  ——更如是!……

 

打賞
  • 公眾號

  • 客服

免責聲明:本站部份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電話咨詢

咨詢電話:
0775-7279380(座機)
18176930112 13878897862

在線客服

微信客服

回到頂部

藥材之家
快乐12开奖号码